從銘文到符文,比特幣上資產發行標準的範式發展推演

博主:EmotionalEmotional 2024-02-10 239
從銘文到符文,比特幣上資產發行標準的範式發展推演

  比特幣生態正在變得復雜,減半、銘文、符文和各類 Layer 2 正在緊鑼密鼓的進行中,疊加 ETF 通過後的場外資金湧入,一時間風頭無兩,簡單列舉一下就有 Ordinals、Atomicals、Stamps 和 Runes,繼續細分衍生協議就會發現概念有多繁雜。ARC-20SRC-20RunesBRC-420BRC-100/102

  不同於常聽到的 ERC-20 和 ERC-721,它們倆分別在以太坊取得 FT 和 NFT 的標準定義地位,整個 EVM 生態的都是對其的改造,比特幣上的各類協議還在競爭,接下來,我判斷,才是具體代幣之爭。

  這種情況在以太坊擴容上已經演示過一次,一般會分為三步:技術範式競爭,Plasma、Rollup(ZK/SNARK/STARK、OP)、狀態通道和側鏈四種,Rollup 路線勝出;具體協議競爭,ZK 系 Rollup zkSync、Starknet、Scroll,OP 系 OP Mainnet、Arbitrum One 生態競爭;完成代幣發行,OP 系龍頭率先發幣,ZK 系慢隨其後。

  代幣發行之後,各項目基本就會躺平,行業敘事焦點也會變換,這些代幣只會在板塊輪動時偶爾暴漲或暴跌,才會短暫出現在人們眼中。

  推廣而言,在 DA 競爭、DEX 競爭、去中心化排序器,甚至於公鏈競爭等所有區塊鏈賽道都會呈現這個規律,這也是我之前認為 BTC L2 會遵循以太坊擴容路線演進的原因。

  這個規律會發生在比特幣之上嗎?

  BTC L2 正在進行中,難以下最終判斷。銘文類協議也許會,原生 Ordinals 由 BRC-20 引燃也是事實,但是 Runes(符文)的情況會有所不同,一方面,Runes 創始人 Casey Rodarmor 明確 Runes 不會發行代幣,另一方面,Runes 是補齊了比特幣上的資產發行功能,最終增強的是 BTC 的價值捕捉能力,就像 Uniswap 賦能於以太坊生態和 ETH 而非 UNI 一樣。(心疼 UNI 持有人一秒鐘)

  有趣之處在於,比特幣有可能會不同於任何其他區塊鏈的範式演進過程,基於此,可以歸納出一種潛在的比特幣上的資產發行規律,從 BTC、Ordinals 到 Runes 分別是主網原生代幣,NFT 發行協議和 FT 發行協議,最終導流至 BTC 本身。

  當然,這個推論並不一定正確,銘文類協議,如 BRC-20 已經推出 ORDI 代幣(ORDI 代幣和 Ordinals 協議無關),事實上已經實現了 Runes 的 FT 資產發行功能。

  理解比特幣:減半和 UTXO

  Runes 有可能在今年 4 月減半時的 840000 的區塊高度開始發行。

  為大家拆解下這句話:

  2024 年 4 月減半,或者人們常說的 4 年是減半周期,算法來自於中本聰的設計,每 10 分鐘產生一個區塊,21 萬個為一輪,一天有 1440 個 10 分鐘,一年有 365 天,所以算下來就是大約每四年減半一次。從銘文到符文,比特幣上資產發行標準的範式發展推演

  減半周期計算方式減半,中本聰設計的區塊獎勵機制,每 21 萬個區塊減半一次,即第一個 21 萬內,每產生一個區塊,可以挖出 50 個比特幣,然後是 25 個,現在是第三個周期,每個區塊獎勵 12.5 個,21 萬 X 4 = 84 萬,所以到下一個周期的時刻就是 84 萬,期間產生的區塊獎勵就是 6.25 個,最終,根據減半周期,可以算出比特幣總量為 2100 萬個。從銘文到符文,比特幣上資產發行標準的範式發展推演

  比特幣總量計算公式

  沿著這個思路繼續深入一下,本輪周期結束後,可以算出 1837.5 萬個比特幣會被挖出,占 2100 萬個發行量的 87.5%,礦工的收益會越來越倚重手續費。

  這裏手續費指的是礦工打包區塊交易的費用,一般而言,礦工收入由兩部分構成,除了手續費外,還有挖礦獎勵,比特幣的挖礦其實就是純粹的算力競賽,而非去求解任何具體問題。

  以往,交易手續費只有挖礦獎勵的 1/100 甚至更低,但是以後可就不一定了,銘文、符文協議會導致大量比特幣主網交易活躍,而挖礦獎勵會逐步減半,最終無限接近於於零,屆時,交易費用必須覆蓋礦工成本,才能從根本上維持比特幣的安全性。

  繼續深入,比特幣手續費就來自於 UTXO 概念,UTXO 是 Ordinals 和 Runes 的依賴,也是兩者不依賴鏈下數據的技術源頭,目前的公鏈體系,實際上也可分為 UTXO 、智能合約(EVM)、Cosmos 三大主流機制,常見的各大區塊鏈基本上都可被歸入其中。從銘文到符文,比特幣上資產發行標準的範式發展推演

  區塊鏈類型劃分

  實際上,UTXO 很反常識,全稱為“Unspent Transaction(Tx) Output”,即未花費的交易輸出。

  以太坊不是這樣的,以太坊上的地址(排除智能合約地址),都可以直接顯示余額,擴展到 Solana 等非 EVM 體系,依然可以地址顯示余額,可以執行智能合約等復雜操作,這也是它們都被歸納為智能合約類型區塊鏈的原因。

  但是 UTXO 機制的比特幣也需要顯示余額,那麼這時候就需要開腦洞,如果一個人的地址余額無法顯示,那就直接顯示所有的交易記錄,如果每個人都能知道所有地址的交易記錄,那麼自然可以“推算出”自己還有多少比特幣。

  例如,Alice、Bob 和 Case 三人使用 BTC 來交易,已知 Alice 有 10 BTC,Bob 和 Case 都是 0 BTC,並且礦工善心大發不收手續費:Alice 向 Bob 發送 10 BTC,此時 Alice 余額為 0,Bob 余額為 10,Case 余額為 0;Bob 向 Case 發送 5 BTC,此時 Alice 余額為 0,Bob 余額為 5,Case 余額為 5;Case 向 Alice 發送 2.5 BTC,此時 Alice 余額為 2.5,Bob 余額為 5,Case 余額為 2.5;

  得益於比特幣的哈希鏈表結構,全網節點只需要更新最後一次交易信息,便可對全部交易記錄進行驗證,也就間接“推算出”每個地址的余額,聰明的你已經感覺到了,比特幣主網記錄的只是轉賬信息,就可以對 BTC 轉移記錄進行跟蹤,也就根本就不需要記錄地址余額,這也是其能夠保持簡潔性的根本原因。

  需要說明,三者的余額只是說明轉賬信息,本質上比特幣沒有賬戶體系,切記切記。

  如果是以太坊,那麼這個進程應該是這樣運行:Alice 向 Bob 發送 10 ETH,Alice -10 ETH,余額為 0,Bob +10 ETH,余額為 10,跟 Case 無關,不需要記錄;Bob 向 Case 發送 5 ETH,Bob - 5 ETH,余額為 5,Case +5 ETH,余額為 10,跟 Alice 無關,不需要記錄;Case 向 Alice 發送 2.5 ETH,Alice + 2.5 ETH,余額為 2.5,Case - 2.5 ETH,余額為 2.5,跟 Bob 無關,不需要記錄。

  這裏的余額就是真的以太坊地址有多少 ETH,而不是單純記錄交易信息。

  一個區塊之內,可以打包多個交易,這些交易有先後順序,按照 Gas 高者優先,來排隊輸出。從銘文到符文,比特幣上資產發行標準的範式發展推演

  比特幣數據結構

  總之,順序可以被建立,也就可以被記錄,並且,可以在交易時寫一些“備註”,如果按照特定的順序去組合這些備註,就可以產生有意義的文本、圖像甚至音視頻,他們本質上都可被表達為二進制數據,組合這些順序的的叫索引器(Indexer),組合成有意義的文本叫銘文(Inscription)。

  如果對其進行改進,規定某些刻錄信息要遵循同樣的規律,比如同樣的文本符號,數字具備登長的精度,某個數字代表某個地址所有權,那麼,一個簡陋但足夠使用的 FT 協議便誕生,這就是符文。

  歸納下,不論銘文還是符文,都是基於 UTXO 的交易順序,這也是二者都是基於比特幣的最主要理由,而索引器或者排序,即使出現錯誤,都不影響比特幣上的數據生成。

  可以稍微擴展一下,有兩類特殊的比特幣是沒有輸入或輸出的:Coinbase 交易,不是那個交易所,而是比特幣的產生方式叫 Coinbase,礦工打包成功後會生成一個 BTC,這也是比特幣的唯一生產方式,這種交易沒有輸入,只有輸出,因為是被憑空創造出來的,沒有上一個交易信息;中本聰地址的比特幣沒有輸出,因為中本聰從來沒有花過,但這不是技術限制,而是他自己選擇如此,等同於被動銷毀,也被稱為黑洞地址;

  UTXO 並不神秘,就是一個記錄沒有花費的集合,當花費時會自動去除,任何一個交易必須有輸入和輸出,即存在兩個交易對象,除了 Coinbase 交易沒有輸入外,都是如此。

  (UTXO 技術原理和實現方式不過度展開,歡迎專業人士補充~)

  銘文進化至符文

  理解了減半機制和 UTXO 工作原理,已經非常接近 Ordinal 協議的實現方式,比如說,漢的字順序不響影閱讀,當然,計算機無法處理存在錯誤的信息,人類才有在大腦中自行解碼信息的能力,所以要排序。

  如果對每個字進行排序,按照正常語序,則是(漢,0),(字,1),(的,2),(順,3),(序,4),(不,5),(影,6),(響,7),(閱,8)(讀,9)。

  此時,我們只需要讓計算機記住 0123456789 的順序即可,如果想改變意思,比如展示“漢的字順序不響影閱讀”,那麼計算機顯示0213457689 即可。

  不過唯一的瑕疵在於,展示排序的機制,即索引器(Indexer)無法部署在比特幣之上,需要在鏈下記錄和整理信息,以平衡成本。比特幣上,記錄“漢字的順序不影響閱讀”或者“漢的字順序不響影閱讀”和每個字對應的數字,這十個字順序無關緊要;索引器上,整理漢字對應的數字,按照用戶想要的格式輸出。

  銘文和 NFT 詳細對比

  在和 NFT 比較上,銘文認為自己才是鏈上存儲,從數據的存儲方式上而言,確實如此,但是在去中心化程度上,則見仁見智,銘文的索引器並不總是去中心化或運行在鏈上的,即使運行在鏈上,單節點或節點數量過少也會造成中心化問題。

  NFT 是將圖像存儲在 AWS 等雲廠商或者 IPFS/Filecoin 和 Arweave 等去中心化存儲方案中,而將存儲指向鏈接寫在鏈上,並且通常 NFT 部署方可以改變鏈接,但是好處也是顯而易見的,極致的便宜,而比特幣鏈上,存儲實在是太貴了,具體可參考我之前寫的文章:1.5 BTC 存亂碼,中本聰活了?抽絲剝繭尋真相~。從銘文到符文,比特幣上資產發行標準的範式發展推演

  銘文和 NFT 的工作原理

  事實上,到此為止,絕大多數的銘文/符文或者各類的 XRC-20 之類的工作原理都已經敘述完畢,無非是加一點中心化提高效率,搞一些空投拉拉人氣的平常操作。

  或者用 Casey Rodarmor 的話來說,RGB、Taproot Assets 等都無法同時滿足三個條件:不使用鏈下數據不發行新代幣基於 UTXO 機制

  也就是說,BRC-20 可以發代幣,但是 Casey 認為其不是 UTXO 機制,並且會“扭曲” Ordinal 的初心,幹脆自己出一個比特幣上的 FT 資產協議。

  從這個角度而言,Runes 是 Ordinal 的正統續作,兩者將分別負責比特幣上 FT 和 NFT 類型資產的發行,有望徹底終結標準協議之爭。從銘文到符文,比特幣上資產發行標準的範式發展推演

  各區塊鏈代幣類型

  不同於以太坊是先有 ERC-20 標準,再有 ERC-721 標準,比特幣上的進程顛倒了,因此,Runes 會更像 Ordinal ,也就是在 NFT 上改造出 FT 發行方式。

  具體而言,並不復雜,我只對其做簡略說明:發行:參考 ERC-20 設計,發行方必須設計好代幣名稱和最大精度;轉移:比特幣沒有賬戶體系,因此是通過記錄信息,“模擬”進行轉移。

  實現過程不再探究,因為確實很簡陋,在同人續作 Rune Alpha 中,通過 PBST(部分簽名的比特幣交易),可以讓多方簽署同一筆交易,比如匹配賣家和買家的簽名,在完成後將結果廣播至主網,這種方式就合乎人類的直觀邏輯,尤其是以太坊用戶。

  雖然本文是符文主題,但是也能感受到大量筆墨花費在比特幣原理上,但是這就是銘文和符文的優勢,它們就是比特幣功能的補強,而非自己的創造,其一切行為都是對比特幣已有功能的運用和改造。

  而緊隨 Runes 其後出現的 Rune Alpha、RSIC 和 Runestone 都是熱度佳作,能否延續 BRC-20 對 Ordinal 的奪舍還未可知。

  結語

  從協議演進到代幣發行,這個規律在區塊鏈中屢試不爽,甚至於不發幣的 Ordinal 都被 BRC-20 搶光風頭,但是 Runes 本身不需要代幣支撐其運作,BTC 從哪一個角度都是合格的,Casey 本人在意識形態上同情“比特幣極大主義者”,但是更重要的是認識到現實引力的沈重,不能空喊口號,所以不贊成封鎖銘文,但是也承認對 UTXO 造成的擁堵,因而提出 Runes 協議,看似矛盾的背後,或者說他是“行意識形態之實,去意識形態之名”更為合適。

  從去年以來,銘文、ETF、BTC L2 和符文的風潮接連來襲,但是對比特幣原理的漠視導致各類 XRC-20 亂飛,比特幣是掌管礦工收入的神,中本聰是用數學和編程作畫的大師,為了在挖礦獎勵愈發減少的時代維護比特幣的監控,協議之爭越早結束越好。

分享到:
The End

发布于:2024-02-10,除非注明,否则均为G2頭條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