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學良晚年坦言:殺楊宇霆前我從不迷信,但殺他後我不得不信

博主:NostalgiaNostalgia 2024-01-29 95

  民國時期,各個軍閥手底下幾乎都有被稱之為“小諸葛”的核心幕僚,但他們的才能是參差不齊的,後來為人稱道且頗有治軍理政之才的民國“小諸葛”主要有三位:

  軍閥段祺瑞手下的徐樹錚、軍閥張作霖手下的楊宇霆以及國民黨蔣介石手下的楊永泰。

  無論是帶兵打仗,還是治理內政,謀士不可或缺,而楊宇霆就是張作霖的幕僚核心。張學良晚年坦言:殺楊宇霆前我從不迷信,但殺他後我不得不信

  楊宇霆張學良晚年坦言:殺楊宇霆前我從不迷信,但殺他後我不得不信

  在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留學期間,楊宇霆結識了後來成為皖系軍閥段祺瑞政府手下的“小諸葛”徐樹錚。

  1910年楊宇霆畢業後從日本回國參軍,當時已經奄奄一息的晚清政府授他中尉銜並派駐長春當步兵連長。

  1911年辛亥革命迅速席卷全中國,清政府瞬間走向滅亡。

  1912年民國成立之後,楊宇霆並未遭到埋沒,他又被國民政府調任為奉天軍械局副官,兩年後升任該局的局長,而楊宇霆同時還在東北講武堂開講授課,訓練新兵。

  楊宇霆帶兵有方,在他擔任步兵連長和講武堂教官期間,他的士兵、學員紀律嚴明,頗有軍人風骨。張學良晚年坦言:殺楊宇霆前我從不迷信,但殺他後我不得不信

  楊宇霆

  後來,張作霖在街上偶然瞧見一支著裝整潔得體、儀態挺拔的軍隊,這樣軍紀嚴明的隊伍讓張作霖很是羨慕。

  一開始張還以為是日本人的軍隊,一番詢問,隨同的部下告知是奉天軍械局局長楊宇霆的衛隊,這讓張作霖更加震驚,在他的轄區之內竟有高明的治軍之才,於是當即命人給楊宇霆傳信召見。

  而與楊宇霆的相見更是讓張作霖相見恨晚,因為此時的張作霖正愁沒有賢良之才助他除掉段芝貴。

  當時袁世凱派段芝貴進駐東北,督理東北三省的軍務。張學良晚年坦言:殺楊宇霆前我從不迷信,但殺他後我不得不信

  段芝貴

  段芝貴沒來之前,奉天事無巨細都要經過張作霖的同意,哪怕是一個小小的稅捐所所長的任免,張作霖不點頭是不行的。

  段芝貴一來就成為了張作霖的頂頭上司,不但要制約張作霖的權力、從張那撈錢,同時也在監視著他的一舉一動。

  而張作霖早就覬覦奉天將軍之位,好不容易設計趕走了前任奉天將軍張錫鑾,結果又來一個段芝貴,索性再想辦法把他也趕走。張學良晚年坦言:殺楊宇霆前我從不迷信,但殺他後我不得不信

  袁世凱不僅派段芝貴來牽制張作霖,同時還要將他調往內蒙,試圖解除他的東北兵權,張作霖索性稱病不出,請來兩個人與他密謀驅逐段芝貴一事,楊宇霆就在其中。

  楊宇霆不愧為飽讀兵書的軍官學校出身,非常精明。他建議張作霖不要親自出手,而是交給與他同起同坐的奉天28師師長馮德麟。

  借馮德麟之手與段芝貴相搏,此乃驅虎吞狼之計,最早出自於三國時期曹操的核心幕僚荀彧之手,而楊宇霆也正是抓住了馮德麟、段芝貴二人的性格弱點。

  於是張作霖與馮德麟合作。馮唱黑臉,與段芝貴發生正面衝突;而張作霖則唱白臉,充當假裝勸和的中間人,最後給段芝貴200萬大洋將其勸走。

  張作霖與楊宇霆(右)

  緊接著,張作霖指使馮德麟攔截火車,將段芝貴洗劫一空,段回京之後向袁世凱舉報馮德麟,於是張作霖得以上位。不過,馮張二人的梁子算是結下了。

  段芝貴被趕走之後,袁世凱授權張作霖掌控奉天軍政實權。策劃此事的楊宇霆更加為張作霖所倚重,成為張的“入幕之賓”,擔任奉天參謀長。

  此後楊宇霆的建言獻策,張作霖幾乎都不作反對,言聽計從。

  後來張作霖殫精竭慮,想盡了辦法讓兒子張學良與楊宇霆結為好友,自然是因為楊宇霆對於楊家來說已經是極為重要的左膀右臂。張學良晚年坦言:殺楊宇霆前我從不迷信,但殺他後我不得不信

  馮德麟

  當初張作霖在遇到楊宇霆之前,雖然他率領的陸軍27師已經具有3萬多人的規模,但張作霖和他的幹將管理軍隊的能力不足,導致軍內毫無紀律章法。

  軍紀與軍隊戰鬥力可以說是成正比的,一支軍紀廢弛的軍隊其戰鬥力也會薄弱不堪。

  但張作霖起用楊宇霆之後,楊宇霆以雷霆手段在東北軍內實行改革,一手建立了軍隊的紀律管理制度、訓練辦法,為軍人采購新式軍械,使得整個奉系軍隊的風氣煥然一新。

  楊宇霆不僅是管理軍隊的一把好手,在東北的內政治理上,他與王永江一同為奉軍開源節流,是張作霖東北基業的夯實、鞏固者。張學良晚年坦言:殺楊宇霆前我從不迷信,但殺他後我不得不信

  張作霖

  楊宇霆在東北軍做的諸多事務裏,有三項最為重要。

  第一,建立東北海軍。在當時,所謂“誰掌握了海洋誰就掌握了世界”的海權論思想大行其道,而且西方列強的海軍實力之強大也讓近代中國人心中對海權思想有了深刻認識。

  早前的日俄戰爭以及袁世凱出兵朝鮮半島時,都是以海軍為先鋒打開缺口,再派陸軍進攻,這讓張作霖的心裏愈加渴望建立一支強大的海軍部隊。

  而遼東半島三面環海,海軍的重要性因此更上一層樓,楊宇霆上任後不僅為張作霖操辦海軍事宜,還向他推薦了頗有海軍才略的沈鴻烈擔任東北海軍司令。

  沈鴻烈從無到有,將東北海軍打造成當時中國最強大的海軍,在投身國民黨之後也官至海軍上將。張學良晚年坦言:殺楊宇霆前我從不迷信,但殺他後我不得不信

  沈鴻烈

  第二,為東北軍創收。楊宇霆改革稅收,猛力推行其制定的農村田賦新制,當時東北的大地主、官僚地主手裏都攥著大量的未開墾荒地,楊宇霆將這些田地全部“挖”出來分給無地、少地農民耕作。

  如此一來不僅能讓老百姓生活有了著落,民心安定,也能夠為張作霖創收。

  第三,修建從奉天(今沈陽)到旅大(今大連)的公路。是時,張作霖正統領東北軍與日軍形成對峙局面,而當時從長春至奉天再到旅大的南滿鐵路正為日本人所控制,而且日軍還能籍此獲利。

  因此在東北軍與日軍的對峙當中,能夠掌控的交通運輸建設至關重要。張作霖認為修建奉天至旅大的公路不僅可以保障戰時物資補給及時運輸到前線,平時也能借此抑制日本人的侵略擴張舉動。

  而且,楊宇霆在輔佐張作霖治理東北期間展現出來的、更加難得的是他的外交之才,他與張作霖一同指定了東北軍與日本人的外交政策。

  東北地區,在近代中國的歷史上都有著特殊的地位,無論是清末、民國還是二戰時期,都為日本人所覬覦,張作霖起用楊宇霆時,東北在俄國和日本的夾縫之中艱難度過。張學良晚年坦言:殺楊宇霆前我從不迷信,但殺他後我不得不信

  奉天大帥府

  如前文所言,楊宇霆曾在日本留學多年,對日本的風土習俗、軍政內情都有一定程度的了解,這無疑是有利於他後來在東北與日本人展開交涉的。

  而在對日政策上,張作霖與楊宇霆盡量與日本保持友好關系,許諾會給他們更多的經濟利益為由向日本人借款。

  於是奉軍趁機拿著貸款發展東北經濟,還能獲取日本人的政治支持。楊宇霆再出計,讓張作霖每每借款之後就開始不認賬。

  等到日本人上門討債,實在拖不下去了,楊宇霆再將賬款慢慢地、一點一點歸還。因此,日本人不僅沒有在張作霖這撈到好處,也在張作霖與楊宇霆等人的周旋之下成功拖住了日本人擴張的腳步。張學良晚年坦言:殺楊宇霆前我從不迷信,但殺他後我不得不信

  張作霖是十分倚重楊宇霆的,對於東北軍來說,沒了張作霖、張學良他們可能會化作一盤散沙,但沒有楊宇霆,東北軍的戰鬥力是絕對上不了臺面的,也就不可能在軍閥混戰當中存活到被蔣介石收編。

  而張作霖十分希望張學良能夠處理好和楊宇霆的關系,讓楊繼續發揮輔佐張家的左右手才能,多次給二人搭橋,試圖幫張學良於楊宇霆建立友好關系,但未能成功。

  張學良年輕氣盛,與行事雷厲風行的楊宇霆產生了激烈的矛盾,他也未能領悟父親的良苦用心。張學良晚年坦言:殺楊宇霆前我從不迷信,但殺他後我不得不信

  楊宇霆與張學良結怨的開始,要從張學良的老師郭松齡反叛被殺開始。

  第二次直奉戰爭奉軍張作霖大獲全勝,楊宇霆運籌帷幄,練兵有功被封為江蘇督軍。

  而號稱“奉軍五虎將”之一的郭松齡沒有得到封賞,於是不服張作霖發動反叛,之後兵敗被殺,這就導致張學良心中一直認為老師郭松齡是因楊宇霆而死,於是記恨楊。

  1928年6月4日,張作霖乘坐火車經過皇姑屯站附近,提前在鐵軌埋下炸藥的日軍引爆炸彈,張作霖重傷垂危,送回奉天後不治身亡,史稱皇姑屯事件。張學良晚年坦言:殺楊宇霆前我從不迷信,但殺他後我不得不信

  郭松齡

  奉系軍閥內部高層對誰來當首領這一件事略有爭論,當時包括楊宇霆在內的老臣第一時間站出來支持張學良,年輕的張學良還沒學到父親的手腕,就成為了奉系軍閥首領。

  但楊宇霆的支持並沒能逃脫日後被張學良殺害的命運。

  張學良殺楊宇霆的原因,除了郭松齡的死,還有兩個互相關聯的事件。

  第一,張學良上任於危難之間,父親張作霖被日本人殺害,殺父之仇必然不共戴天,因此張學良希望引入國民黨與日本抗衡。

  但楊宇霆則認為奉軍可以接受國民政府的招安,也可以受日本人的庇護,就看誰拿出來的誠意最多,逼蔣介石拿出更多的利益,奉軍只需坐看二虎相爭,然後把兩家給的好處都吃幹抹凈,再行改旗易幟之事。

  楊宇霆在東北軍中一直與輔帥張作相一樣,是堅定的抗日派,因此他的改旗易幟就是接受國民政府的招安。

  但心急如焚的張學良並沒有領會楊宇霆的謀略,很快就改旗易幟,東北三省並入國民黨政府。張學良晚年坦言:殺楊宇霆前我從不迷信,但殺他後我不得不信

  張學良

  第二,東北三省易幟之後,國民黨政府派來的代表與東北代表要合照,楊宇霆對這樣的結果很是生氣,當天誰也不理會,開完會沒合影就走了,於是張學良感覺丟了面子,更加嫉恨楊宇霆。

  從1928年12月29日東北易幟到1929年1月10日楊宇霆被殺,不過寥寥十日出頭。

  當時,楊宇霆希望奉軍控制東北鐵路以抑制日軍,但張學良並無此意。

  是日,楊宇霆帶著常蔭槐到帥府見張學良,要求成立東北鐵路督辦公署,且由常蔭槐擔任督辦,張學良打算推遲,但楊宇霆向來行事雷厲風行,堅持要求張學良當場簽字。張學良晚年坦言:殺楊宇霆前我從不迷信,但殺他後我不得不信

  常蔭槐

  於是張學良殺心漸起,稱晚飯過後再簽,三人雙方不歡而散。

  等到晚飯過後,楊宇霆再帶常蔭槐上門,張學良卻早已在帥府埋伏了殺手,衛官高紀毅帶著幾名衛兵將二人當場槍殺。

  彼時的楊宇霆在張作霖麾下擔任重臣多年,已是全國各界人士聞名的大人物,他的死在全國範圍內都造成了震動。張學良晚年坦言:殺楊宇霆前我從不迷信,但殺他後我不得不信

  從張作霖到張學良,楊宇霆都盡心輔佐。他一死,張學良無人可用。因為奉系軍閥的首領說白了都是些土匪起家,飽讀詩書且海外留學的楊宇霆是難得的大才。

  因此張作霖很快就為他一時憤怒殺害幹城之材而後悔,且付出了慘重的代價。

  此後,東北奉軍再也沒有能當與日軍交涉斡旋的人才,於是雙方的關系越來越僵持,這也是日軍侵略東北的間接原因之一。

  雖然日本吞下東北的根源是其國內風靡的軍國主義思想,也是諸般因素影響之下的結果,但僅就東北的內部因素而言,失去了楊宇霆的東北奉軍不再為日本人所忌諱。張學良晚年坦言:殺楊宇霆前我從不迷信,但殺他後我不得不信

  楊宇霆死後,張學良再沒能找到下一個“楊宇霆”,而張作霖與楊宇霆精心謀劃,苦苦經營了十幾年的東北,張學良只用了三年,就把父親留下的基業盡而毀之,把東北給丟了。

  張學良自以為投靠蔣介石,東北奉軍就能得到支援,而深謀遠慮的楊宇霆顯然看得更清楚,實際上,蔣介石在當時也不過是國內最大的軍閥。

  九一八事變爆發,日本大舉侵略東北地區的時候,蔣介石是怎麼做的?他只是看著奉軍與日軍開戰,就等著兩軍互相消耗實力,而他坐收漁翁之利,也反向印證了楊宇霆計略的高明。

  而張學良自身也沒有統領軍隊的才能。

  東北抗戰剛開始的時候,對待他的殺父仇人——日本人,他竟受蔣介石蠱惑,下令東北軍采取不抵抗之策,導致幾十萬奉軍就像無頭蒼蠅一樣,被日軍攆得東竄西跑,空有武器不能抵抗,一直被追殺到了山海關內。張學良晚年坦言:殺楊宇霆前我從不迷信,但殺他後我不得不信

  九一八事變

  再到後來西安事變被蔣介石軟禁,這時張學良回過頭來想一想楊宇霆死後他的悲慘遭遇,後悔實在不該因一時衝動自毀長城,但已是追悔莫及。

  如果說西安一變逼迫蔣介石組織全國抗戰是張學良一生最大的功績,那麼毫無疑問,錯殺楊宇霆則是張學良一生當中最大的錯誤。

  不過,倘若當時楊宇霆還活著,以楊的外交斡旋之能,張學良大概不至於淪落到被蔣介石軟禁五十余載的境地。張學良晚年坦言:殺楊宇霆前我從不迷信,但殺他後我不得不信

分享到:
The End

发布于:2024-01-29,除非注明,否则均为G2頭條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