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岡文科狀元戴柳:被父親偷改誌願錯失北大,逃到韓國20年不回家

博主:貓性貓性 2024-01-29 262

  黃岡文科狀元戴柳:被父親偷改誌願錯失北大,逃到韓國20年不回家

  1999年,身為當地高考文科狀元的戴柳收到了大學錄取通知書。在填報大學誌願的時候,戴柳滿懷期待地將自己的夢想學校——北京大學填寫在了表上。

  然而,當她收到錄取通知書的那一刻,她的心卻瞬間沈了下去。通知書上赫然寫著“中國政法大學”。黃岡文科狀元戴柳:被父親偷改誌願錯失北大,逃到韓國20年不回家

  本文內信源來自:真實人物采訪,2023年1月31日發布,但為提升文章可讀性,細節可能存在潤色,請理智閱讀,僅供參考!

  «————»

  90年代能考上大學的人無疑都是幸運的,更多的人無奈早早輟學投入到工作中,體會人世間的各種辛酸。

  但唯一讓戴柳不舒服的就是,家長的控制欲有些強,除了學習,他們幾乎不讓她做其他任何事情。

  戴柳的一些興趣愛好也被否定,前十幾年的人生除了學習,可以說是沒有什麼別的樂趣。

  這樣專註的學習讓戴柳的成績一直十分優異,每每都是班級乃至全校的前幾名。轉眼間,高考的日子就到了。黃岡文科狀元戴柳:被父親偷改誌願錯失北大,逃到韓國20年不回家

  戴柳在考場上信心滿滿,可能當時的她心中已經對心儀的高等學府有了很深的期待。與現在不同,以前的高考並不是先公布分數再填報誌願。

  當年,高考後學生需要先估算自己的分數,然後根據估算的分數填報誌願。只有等到高考分數公布後,才能知道自己的真實成績。

  這就導致了很多學生在估算分數時出現失誤。有些人考了高分卻因為不敢報好學校而錯過了進入優秀大學的機會;而有些人則因此撿漏,分數不是太高卻因為學校名額未滿而讀上了一所好大學。黃岡文科狀元戴柳:被父親偷改誌願錯失北大,逃到韓國20年不回家

  然而,對於戴柳來說,她對估分並沒有過多的疑慮。她深知自己多年的努力不會白費,以她的水平上名校一定是穩妥的。

  所以在填報誌願的時候,戴柳直接填上了她夢寐以求的目標。而現在,錄取通知書裏的中國政法大學對戴柳來說過於陌生,她從未填寫過這一誌願。

  慌張的她來到學校找自己的班主任求助,班主任的一番話卻讓戴柳陷入了絕望。黃岡文科狀元戴柳:被父親偷改誌願錯失北大,逃到韓國20年不回家

  班主任有些詫異,因為戴柳的父親曾親自到學校,表示戴柳決定修改誌願,是戴柳讓父親來幫她完成修改的。由於這是學生的父親,班主任沒有過多懷疑便同意了。

  聽到這裏,戴柳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呢,控制欲極強的父親偷偷來學校修改了她的填報誌願。這一切戴柳還蒙在鼓裏,還開開心心等待著來自北京大學的錄取通知書。

  回到家的戴柳一邊哭一邊與父親對峙,父親卻不以為然,認為自己為戴柳做出的選擇十分正確。上了自己挑選的學校,戴柳以後一定會有更好的前途。

  戴柳被迫進入了中國政法大學,在學校的時候她曾經打聽過有沒有調校到北大的可能,答案卻都是讓她絕望的。黃岡文科狀元戴柳:被父親偷改誌願錯失北大,逃到韓國20年不回家

  想要進入北大,除非再高考一次。這對戴柳來說幾乎已經是不可能的事了,心灰意冷的戴柳只能繼續在這所她不喜歡的大學裏過著枯燥的生活。

  閑暇時間,她會去北大的校園裏看一看,每次去她都心痛得無以復加。她的夢想,她的希望,都被父親無情地打破了。

  一段時間後戴柳逐漸冷靜下來,夢想沒了,但生活還要繼續。眼前還有一些困難要度過,沈溺於過去的遺憾和失望中,這一輩子才是真的看不到一點希望了。黃岡文科狀元戴柳:被父親偷改誌願錯失北大,逃到韓國20年不回家

  雖然是自己不喜歡的專業,但是戴柳依舊學得很紮實,多年刻苦得來的學習能力一點都沒有減退。

  臨近畢業時戴柳等來了一個機會,韓國的一所知名大學正在招生。考到國外,逃離這令人窒息的生活成了戴柳當時的目標,為此她又付出了極大的努力。

  功夫不負有心人,戴柳又一次成功了,當她坐上飛機的那一刻,她的心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自由,就像窗外飄蕩的雲朵一樣。黃岡文科狀元戴柳:被父親偷改誌願錯失北大,逃到韓國20年不回家

  來到韓國後,戴柳面臨著語言和文化的巨大挑戰。但是戴柳並沒有被這些困難擊倒,而是努力克服了這些問題,逐漸在韓國紮下了根。

  她在韓國漂泊了多年,期間幾乎沒有與家人聯系過。這是另一種形式的報復,對父親當初無情打破她夢想的一種報復。黃岡文科狀元戴柳:被父親偷改誌願錯失北大,逃到韓國20年不回家

  那些年裏,不是沒有人勸過她,但她一直為父親的幹涉導致她無法進入北京大學而心有怨恨。

  日子一天天過去,戴柳從一個青春少女逐漸成長為一位優雅的中年女性。時間的流逝可以撫平傷痛,戴柳從過去的陰影中慢慢走了出來。黃岡文科狀元戴柳:被父親偷改誌願錯失北大,逃到韓國20年不回家

  然而,經過這麼多年的刻意疏遠,戴柳與家人的關系已經變得非常脆弱,很難再回到從前的親密。

  最終,戴柳做出了一個決定,她選擇繼續留在韓國,這個她已經生活了整整20年的地方。

  在這20年裏,戴柳因為過去的事情一直無法全身心地投入到生活中,她只能依靠工作來麻痹自己的心靈。黃岡文科狀元戴柳:被父親偷改誌願錯失北大,逃到韓國20年不回家

  她辛勤工作了許多年,甚至沒有時間去談戀愛。或許只有展現出自己最優秀的一面,戴柳才能得到一點安慰,會感覺自己是被認可的。

  雖然在親情上無法得到圓滿,但老天還是沒有忘記這個優秀的女孩子,戴柳的愛情緣分很快來到了她的身邊。

  為了放松身心,戴柳來到濟州島旅遊,在那裏她邂逅了一位同樣優秀的男子,倆人很聊得來。黃岡文科狀元戴柳:被父親偷改誌願錯失北大,逃到韓國20年不回家

  相處了一段時間之後,他們決定結婚。愛情的種子終於開花結果,婚後的戴柳開始體會到了真正的幸福,填補了心中多年來缺失的那一部分。

  戴柳其實足夠優秀,只是父親的教育方式仿佛一直在打壓著她,她當初填報的北京大學已經是國內頂尖的優秀大學,那裏出來的學生無論怎樣都會有著非凡的見識。

  但戴柳的父親總是不能認可女兒自己選擇的道路,只覺得自己做出的規劃才是好的,才會讓女兒未來能過得幸福。黃岡文科狀元戴柳:被父親偷改誌願錯失北大,逃到韓國20年不回家

  這是我國傳統的父母之愛,雖然是愛,但給很多孩子帶來了無盡的痛苦。父母的過度幹預和控制往往剝奪了孩子們發展個性和獨立思考的機會,使他們失去了對未來的掌控權。

  戴柳的經歷讓我們深刻地認識到,父母應當成為孩子人生道路上的引導者,給予孩子一定的支持和自由,而不是強加自己的意願在孩子身上。

  當孩子能夠自由地探索和發展時,他們才能看清自己眼前的道路,才能找到自己身為人的價值與快樂。

分享到:
The End

发布于:2024-01-29,除非注明,否则均为G2頭條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