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4年葉帥病危,中央已著手追悼會,胡耀邦親批:急喚鐘南山馳援

博主:EmotionalEmotional 2024-01-28 136

  葉劍英是新中國開國十大元帥之一,無論是在戰爭年代,還是在新中國成立以後,葉劍英都在這段歷史進程中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可以說,葉劍英元帥的一生,就是他為祖國奉獻的一生。

  鐘南山院士,他是我國最頂級的呼吸病學專家,也是我國抗擊非典和新冠疫情的領軍人物。可以說,自鐘南山從學校畢業起直到如今,他同樣是在用自己的所學為祖國做出自己的奉獻。1984年葉帥病危,中央已著手追悼會,胡耀邦親批:急喚鐘南山馳援

  鮮有人知的是,葉劍英元帥與鐘南山院士這看似兩個不同時代的人,其實曾經有過交集。他二人的碰面,猶如中國兩個不同時代的交匯,唯一不變的,則是他們二人那顆為祖國奉獻的初心。

  鐘南山與葉劍英之間有過什麼交集?這對鐘南山有何影響?在新冠疫情之後為全國人民所熟知的共和國勛章獲得者鐘南山院士,他的一生又有多傳奇?

  1984年7月,身在北京的葉劍英元帥因突發心肌性梗死而陷入了深度昏迷之中。葉帥是我黨的重要領導人,尤其是在特殊年代以後,他更是在其中扮演了定海神針式的角色。1984年葉帥病危,中央已著手追悼會,胡耀邦親批:急喚鐘南山馳援

  因此,當葉帥昏迷的消息傳到中央以後,包括小平同誌等在內的一大批中央領導都對葉帥的健康情況表達了關心,並囑咐醫院一定要盡力搶救。

  而身為中共中央總書記的胡耀邦同誌則更為直接,他直接親自寫下批示,指示此時遠在廣州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任職的鐘南山教授立刻飛到北京,必要時替葉劍英元帥主持手術。

  胡耀邦總書記的批示一經傳達,廣州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的黨委書記立刻趕到了鐘南山所在的科室。此時已是深夜,正巧鐘南山今天要在科室值班,沒有回家,因此醫院的黨委書記找他也沒花費多大工夫。1984年葉帥病危,中央已著手追悼會,胡耀邦親批:急喚鐘南山馳援

  見到鐘南山後,黨委書記立刻將他拉到一旁,低聲說道:“老鐘,你趕緊簡單收拾一下東西,馬上跟我到機場去,中央有緊急命令。”

  被拉到一邊的鐘南山滿臉疑惑,不知道這是發生了什麼。但是書記平時是一個很認真負責的人,他不太愛開玩笑,尤其是現在他滿臉嚴肅的表情。

  因此鐘南山縱然一頭霧水,但他還是簡單收拾了一下,便跟著書記小跑出了醫院的大門。

  在醫院門口,一輛車早已在此處等候,鐘南山和黨委書記上了車之後,汽車馬上朝著廣州軍區的軍用機場飛去。1984年葉帥病危,中央已著手追悼會,胡耀邦親批:急喚鐘南山馳援

  在車裏,書記對鐘南山說道:“調你去北京,是胡耀邦總書記親自下的命令。葉帥從今天白天起就昏倒了,而且情況非常不好,北京的專家組到現在還沒有確定好診療方案,所以你要做好準備,這次的任務十分艱巨。”

  聽著書記介紹情況,鐘南山連連點頭,開了約莫兩個多小時後,一行人趕到了機場。此時一架專機早已加滿了油,停在跑道之上,從老遠處就能聽見飛機引擎的轟鳴聲。下車之後,書記與鐘南山稍作告別,就轉身離去。

  鐘南山沒有耽誤時間,在旁邊人的指引下,他快速完成了登記。是夜,一架專機緩緩從機場跑道開始前進,隨著飛機的速度越來越快,還未駛到跑道的盡頭時,專機就已經爬升至空中,並很快就消失在了夜幕當中。1984年葉帥病危,中央已著手追悼會,胡耀邦親批:急喚鐘南山馳援

  等飛機飛抵北京,機場旁邊早有一輛專車在此等候,幾名解放軍同誌陪鐘南山走進車裏,隨後一路朝301解放軍總醫院駛去。

  到了醫院,聽同行的主任專家介紹了情況,又親自查看了葉帥的情況,鐘南山的心裏也大抵有了把握。

  隨後,他和總院的專家組一同開了一個小型會議,在鐘南山的牽頭下,專家組的同誌們很快就擬好了診療方案。經過長達48小時的緊急治療,葉帥的血氧飽和度逐漸上升,呼吸也漸漸平穩下來。1984年葉帥病危,中央已著手追悼會,胡耀邦親批:急喚鐘南山馳援

  至此,這場緊張的攻堅戰終於以勝利告終,葉帥的身體情況已經恢復穩定,只要情況不突然惡化,他醒過來就只是時間的問題。而之所以稱這次的手術為攻堅戰,則是出自參與診療的專家醫師之口。

  他們說:“這次的治療情況十分兇險,我們簡直就是在和老天爺搶時間,好在鐘教授的判斷是正確的,我們這才打贏了這場戰役。”

  這場“戰役”的勝利落幕,不僅令總院的專家醫師們松了一口氣,中央的許多同誌們在得知消息後也放下了懸掛起的心。葉帥畢竟年事已高,身體又一直不好,剛剛得知他昏迷的消息時,中央甚至讓人做好追悼會的準備,就是擔心葉帥萬一沒能撐過去。1984年葉帥病危,中央已著手追悼會,胡耀邦親批:急喚鐘南山馳援

  這次緊急赴京診療,是鐘南山職業生涯裏最緊張的時刻之一,好在他用過硬的專業素養順利完成了整個診療過程。

  這次事件,也讓他在中央那裏的名聲更進一步。第二年,當黨中央決定為高齡的黨和國家的領導人成立保健組時,鐘南山第一個就被選中,這不僅是對他專業水平的肯定,也是黨中央對他的充分信任。

  解放軍總院位於北京,裏面的專家醫師可以說是全國最有經驗和水平最過硬的醫生了,但是為何在葉帥昏迷之後,中央第一個想到的卻是遠在廣州的鐘南山呢?1984年葉帥病危,中央已著手追悼會,胡耀邦親批:急喚鐘南山馳援

  此時的他不過四十幾歲,為何連胡耀邦總書記都知道他?並且還親自下批示讓他過來幫葉帥主持手術?要想弄明白這個問題,我們就不得不回顧一下鐘南山這傳奇的一生了。

  1936年10月20日,鐘南山出生在南京的一個醫學世家裏面。之所以說是醫學世家,是因為鐘南山的父親鐘世藩是我國知名的兒科專家,早在民國年間,鐘世藩便已經因醫術精湛而聞名。1984年葉帥病危,中央已著手追悼會,胡耀邦親批:急喚鐘南山馳援

  至於鐘南山的母親廖月琴,她的來頭同樣不小,她一手創立了廣東省腫瘤醫院(現廣州醫科大學附屬腫瘤醫院),是我國腫瘤領域最具專業水平的醫院之一。

  鐘世藩與廖月琴結識於北平協和醫學院,作為一學期只招40名學生的協和醫學院,鐘父與鐘母的水平可想而知。

  鐘南山在長大後走上醫學道路,基本上也是來自於家庭的耳濡目染,他曾經不止一次的在采訪中提到過父母對他的影響,仿佛從一出生,他便是要走上這一條道路的。1984年葉帥病危,中央已著手追悼會,胡耀邦親批:急喚鐘南山馳援

  應該說,鐘南山是幸運的,在民國那個兵荒馬亂的年代,出生於一個醫學世家,鐘南山的起點已經比絕大部分國人都要高了。但是他也是不幸的,因為在他還不滿一歲的時候,他就親眼見證了山河破碎,家國淪喪。為了躲避戰火,父母只好帶著他向大後方轉移。

  1938年,鐘南山的父親鐘世藩受邀來到當時貴陽,並參與籌建了國立貴陽醫學院。此時,廣州已經淪陷,可是貴州因為地形崎嶇,且大多數地方都比較貧窮,因此日軍實際上對占領貴州並無興趣。

  得益於此,在舉家來到貴陽之後,鐘南山一家再也沒有離開過這裏,直到抗日戰爭結束。1984年葉帥病危,中央已著手追悼會,胡耀邦親批:急喚鐘南山馳援

  因為要教書育人,還要懸壺濟世,鐘父與鐘母平時的工作十分繁忙,能抽空陪鐘南山的時間其實十分有限。

  童年的大多數時光,鐘南山都是在父母無暇照顧的情況下度過的。不過由於他的父親是在醫學院教書,因此鐘南山也基本上是在國立貴陽醫學院長大的,在學校裏,鐘南山總能找到人玩耍,不至於寂寞。

  從小在醫學院長大,接觸到的都是醫學相關的知識,這樣的生活在鐘南山的心中埋下了一顆種子,也促使他在長大之後走上了學醫的道路。直到晚年,每當鐘南山提起過去,總是懷念他在醫學院時的生活。1984年葉帥病危,中央已著手追悼會,胡耀邦親批:急喚鐘南山馳援

  2013年5月,貴州肺科醫院掛牌成立,鐘南山還特意過去參加了儀式。儀式上,鐘南山用貴陽話說道:“我在貴陽長大,我對這裏有著深厚的感情。”

  1946年,抗日戰爭已經勝利一年有余,鐘南山一家人這才搬出貴陽,去到了廣州。廣州是鐘南山讀書求學的地方,這也是日後選在留在廣州生活的原因。在這裏,他讀完了中學,並於新中國成立後成功考取了北京醫學院。

  幾十年前,他的父母在北平求學,如今,他也來到了這裏,而是都是讀的醫學院,這也算是一種傳承了。1984年葉帥病危,中央已著手追悼會,胡耀邦親批:急喚鐘南山馳援

  1960年,鐘南山學成畢業,由於在校期間鐘南山的成績非常好,因此他一畢業就被邀請留下來任教。

  這樣的日子一直持續了十年,這十年對於鐘南山來說是個非常重要的日子,在人生最年輕的時候,鐘南山擔任助教,以一種非常踏實的狀態沈澱了十年,鐘南山無論是學術能力,還是醫學水平,都有了非常大的提升。

  70年代的時候,鐘南山回到了廣州,並僅用三年的時間就當上了醫院的主治醫師。如此誇張的進步速度,既是因為當時我國的醫學人才確實比較緊張,另一方面也證實了鐘南山的水平的確非常高。1984年葉帥病危,中央已著手追悼會,胡耀邦親批:急喚鐘南山馳援

  1979年末,鐘南山作為我國改革開放後的第一批公派留學生,遠渡重洋來到了英國,並在倫敦大學的呼吸專業進修。在英國學習時期,鐘南山拿到了博士學位,此時,僅論學術能力,四十多歲的鐘南山已經是我國在呼吸科這一領域的領軍人物了。

  留學結束後,鐘南山拒絕了倫敦醫院的高薪聘用,重新回到了國內,投身於我國呼吸病學的第一線,學習與實踐相結合,經過多年的工作以後,鐘南山在這一領域已經是世界級的水平了。

  因為是公派留學生,而後回國又一直堅持在一線工作,因此鐘南山的名字才廣為中央領導所知曉。早在1984年以前,鐘南山就不止一次給中央領導看過病,他那深厚的醫學水平,也給中央的領導人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1984年葉帥病危,中央已著手追悼會,胡耀邦親批:急喚鐘南山馳援

  在成功將葉劍英元帥從昏迷中拯救出來以後,鐘南山經過了短暫的休息,又馬不停蹄趕回了廣州。因為對於他來說,那裏才是他的主戰場,他還有太多的事情要去做。哪怕是第二年他被中央選進領導保健小組,他也沒有停下來稍微休息一下,而是繼續奮戰在一線。

  其實,以鐘南山的能力和資歷,他完全可以離開忙碌的一線崗位,退居到二線去,哪怕就是帶帶學生,偶爾出診,也不會有人對此有什麼非議。

  可是鐘南山依舊如常,不管自己的身上又多了什麼頭銜,他總是在自己的崗位上兢兢業業的付出,為祖國的醫學事業奉獻自己的全部精力。1984年葉帥病危,中央已著手追悼會,胡耀邦親批:急喚鐘南山馳援

  如果說此時,鐘南山還僅在中央和小範圍內為人所熟知的話,那麼2003年的非典,就是鐘南山讓大眾真正認識他的開始。非典爆發時,身為我國呼吸病學的領軍人物,鐘南山帶領同事和學生不顧危險、日夜奮戰在抗疫的第一線。

  作為一名醫生,鐘南山的水平是非常高的,並且還十分具有責任心。在非典爆發之初,廣州僅僅只有幾例病狀,但是鐘南山在研判之後,立刻就斷定這是一種非常特殊的傳染病。於是,他馬上就情況報告給了廣州省衛生廳,並且提醒廣州各醫院做好防護措施。

  非典是一種非常特殊的冠狀病毒,在此之前從未有過任何研究,敢於下這樣的一個判斷,是非常需要毅力和責任心的。因為一旦發生誤判,其後果不堪設想。1984年葉帥病危,中央已著手追悼會,胡耀邦親批:急喚鐘南山馳援

  確認是新型傳染病後,鐘南山一方面指揮救助被感染的患者,一方面查文獻,搜集資料,設計治療方案。在非典肆虐的時候,鐘南山幾乎沒有睡過一個完整的覺,通常是累了就趴在桌子上休息一會,醒來以後繼續工作。

  正是因為以鐘南山為代表的專家醫師和醫護人員們的日夜奮戰,非典最終被壓制下去,沒有造成大規模的感染,也沒有帶來太大的損失。

  一年後,因在非典時期的卓越貢獻,鐘南山被評為“感動中國2003年度”十大人物之一。也是在這時,人民群眾們才在電視上看到了這位出身醫學世家,多年來一直辛勤不輟的工作在一線的醫生。1984年葉帥病危,中央已著手追悼會,胡耀邦親批:急喚鐘南山馳援

  17年後,當武漢再度爆發疫情時,已經八十多歲高齡的鐘南山依舊奮戰在第一線。

  作為第一個進入武漢的呼吸病學的頭號專家,鐘南山在春節時期選擇和自己的助手冒險前往武漢,在所有人都在離開武漢的時候,鐘南山卻選擇了“逆行”,逆行的背後,體現的是鐘南山身為醫生的擔當,體現的是他懸壺濟世的醫者仁心。

  在央視的節目裏,面對全國的觀眾,面對湖北省當局的遮掩和否認,鐘南山站了出來,肯定了在武漢存在一種新型冠狀病毒,並呼籲全國人民非必要不去武漢。

  在臨近春節這個喜慶的時間點,敢於說出實話,這不僅需要莫大的勇氣,更要有深厚的學術水平和一線臨床經驗。1984年葉帥病危,中央已著手追悼會,胡耀邦親批:急喚鐘南山馳援

  在互聯網時代,一個人的話總是會被以各種方式來曲解,或是斷章取義。然而,作為呼吸病學這一領域的領軍人物,鐘南山院士又不得不出來說些與疫情相關的話。

  這是他的責任,也是他的擔當,社會的輿論應該是保護英雄,而不是攻擊英雄,畢竟,若是連他的話都不相信,我們又該去相信誰呢?1984年葉帥病危,中央已著手追悼會,胡耀邦親批:急喚鐘南山馳援

分享到:
The End

发布于:2024-01-28,除非注明,否则均为G2頭條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