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門四方內戰中,帶路黨薩利赫為何被胡塞武裝無情擊斃?

博主:小乖小乖 2024-01-26 111

  對於執政也門33年的總統薩利赫來說,64歲的他在2012年要面對的,是再一次的白手起家

  在也門,阿拉伯之春帶來的,是南派對北派的全面反攻,在薩利赫心不甘情不願地將總統權力交給南派代表、副總統哈迪之後,以他為代表的北派人士,實際上已經被逐出了也門政壇

  然而老謀深算的薩利赫,並不會讓故事就這樣戛然而止,在離開首都薩那之後,他第一時間找到了被自己打壓多年的胡塞武裝也門四方內戰中,帶路黨薩利赫為何被胡塞武裝無情擊斃?

  以一個宰德派信徒的身份,動之以情、曉之以理,說服胡塞武裝同自己結成同盟,南下進攻哈迪政府,以求再次問鼎也門

  雖然胡塞武裝對薩利赫多有不滿,然而他們深知,同自己水火不容的南派政府,不可能像薩利赫一樣默認胡塞武裝對北部山區的占領

  並且此時同薩利赫聯手,也是胡塞武裝千載難逢的南下機會,於是兩方各懷鬼胎的勢力最終決定,建立一個短暫且脆弱的聯盟也門四方內戰中,帶路黨薩利赫為何被胡塞武裝無情擊斃?

  薩利赫與胡塞武裝勾勾搭搭的消息,對於此時的也門當權者哈迪而言,無異於雪上加霜

  雖然從結果上來看,也門在經歷了阿拉伯之春以後,哈迪所代表的南方正統派成為了整場事件的最大贏家

  然而他們雖然即將得到心心念念三十多年的也門總統寶座,但要面對的,卻是前所未有的亂局

  在薩利赫執政的時代,也門的政治格局相對簡單,前北也門總統薩利赫一家獨大,而他在政府內部的對手,是哈迪為代表的南派

  在政府外部的對手,則是活躍在北部山區的胡塞武裝,然而薩利赫出逃之後,那些潛藏在陰影中的勢力,紛紛粉墨登場

  2011年11月23日,跑路沙特的薩利赫在走投無路之時,承諾將所有權力移交給副總統哈迪,直到三個月後大選重開也門四方內戰中,帶路黨薩利赫為何被胡塞武裝無情擊斃?

  哈迪在此時,獲得了至少三個月的也門最高權力,對於南派而言,在也門於1990年統一之後,他們已經過了三十多年寄人籬下的日子,因此對於即將到來的大選,哈迪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但是這實際上是一個不切實際的幻想,也門之所以北強南弱,根源在於南也門的人口只有北也門的一半

  即使趕走了薩利赫,北也門照樣可以用人口數量上的優勢,重新選一個北派代表人奪回政府

  因此南派在獲得權力後迅速分裂,以哈迪為代表的一派認為他們應使用一切手段,獲得即將到來的大選的勝利

  而另一派則認為,南也門應該抓住機會再次獨立,同貧窮混亂的北也門光速切割

  然而大選近在咫尺,火燒眉毛的哈迪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在他的操作下,新一輪也門大選於2012年2月21日開始,最終,一個意料之外卻情理之中的投票結果,引爆了也門的新一輪衝突也門四方內戰中,帶路黨薩利赫為何被胡塞武裝無情擊斃?

  在大選前,哈迪知道以一人一票的投票方式,自己不僅有機會輸掉大選,同時也無法保證南派在新政府中的絕對話語權

  於是他將重點,全部放在了控制政府內部上,他先獲得了以反對薩利赫為生的黨派、也門最大反對黨政黨聯席會議的支持

  又以新政府話語權為價碼,招攬曾屬於薩利赫的執政黨全國人民大會,在獲得了兩個主要黨派的支持之後,哈迪又暗中指使南派人士、也門總理巴桑杜發聲,宣布哈迪將成為本輪也門大選的唯一候選人

  於是,哈迪最終在沒有任何競爭者的情況下,以100%的得票率,成功當選也門總統,然而沒有任何反對派尊重這種走過場式的選舉,哈迪除了在名義上成為也門總統之外

  甚至加劇了也門內部的分裂,已經聯合了薩利赫的胡塞武裝認定,想趕走哈迪,除了武裝叛亂之外已經沒有任何方法也門四方內戰中,帶路黨薩利赫為何被胡塞武裝無情擊斃?

  而目睹了哈迪一心想當也門總統的南部獨立派“南方運動”,也認為自己同這位南派政客沒有了合作基礎

  對於哈迪而言,此時必須要有一支強有力的軍隊,才能壓制這些摩拳擦掌的反對者,但最致命的問題就在於,軍隊,正是哈迪政府的死穴

  1994年也門統一之後,也門的軍隊以北也門軍隊為骨架,同時吸收了大量前南也門的軍事人員

  而在也門軍隊當中,最為精銳的也門共和國衛隊,卻完全由前北也門總統薩利赫的親信構成

  對於薩利赫而言,只要握緊了共和國衛隊,就能保證自己的身家性命,但另一方面,也門共和國衛隊,某種意義上也成了薩利赫本人的私兵

  因此當薩利赫卸任總統之後,共和國衛隊也同時變天,一部分軍官選擇就地解散,潛伏在北也門民間等待薩利赫王者歸來,而另一部分人則選擇不卸任,潛伏在軍隊當中,等待薩利赫歸來之時以作內應也門四方內戰中,帶路黨薩利赫為何被胡塞武裝無情擊斃?

  哈迪對共和國衛隊的心懷鬼胎一清二楚,他試圖以調整編制、更換指揮官等方式改組共和國衛隊

  然而除了鬧出幾場不大不小的混亂之外,哈迪的一系列行動收效甚微,但與此同時,胡塞武裝快速接受了大量伊朗援助,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提升戰鬥力

  對哈迪失望透頂的南部獨立派也開始組建名為“安全帶”的獨立武裝,準備用軍事手段在南也門獨立建國

  哈迪也曾在2012年年中試圖將共和國衛隊打碎重建,以建立一支效忠於自己的軍事力量,但他一沒錢二沒裝備三又缺少支持者,最終只建立起來一支弱不禁風的總統衛隊

  但胡塞武裝可不想等哈迪建立起自己的軍隊,2014年9月,胡塞武裝公開了同前總統薩利赫的聯盟,並宣布起兵南下,矛頭直指哈迪政府,也門內戰,自此全面爆發

  同忙碌了幾年也沒搞出來自己軍隊的哈迪相比,胡塞武裝內有薩利赫帶路,外有伊朗支持也門四方內戰中,帶路黨薩利赫為何被胡塞武裝無情擊斃?

  戰端重啟之後,他們的進度極其順利,短短五個月,胡塞武裝就出人意料地拿下了包括首都在內的北也門核心區域,並趕走了哈迪

  而哈迪的處境,比其預想的還要糟糕,在丟了薩那之後,他本想跑路前南也門首都亞丁

  然而之前早就想獨立的那部分南方派,已經借著胡塞武裝在北方起兵,控制了包括亞丁在內的大多數南方城市

  跑路亞丁的哈迪,一夜之間從也門總統淪為還需要看南方獨立派臉色的傀儡,但事態的發展讓他松了一口氣,胡塞武裝的勢如破竹不僅震驚了南也門人,也嚇壞了海灣阿拉伯的老爺們

  遜尼派老大很清楚胡塞武裝的後臺是同自己不對付的伊朗,如果胡塞拿下了整個也門,那麼也門與伊朗南北夾擊,沙特的好日子搞不好就要到頭了

  於是在胡塞武裝剛剛準備繼續南下統一全國時,沙特就帶頭組建了多國聯軍,準備幫助哈迪奪回北也門

  這個消息讓很早就苦於沒有後臺的哈迪松了口氣,但對於前總統薩利赫而言,卻是一個無與倫比的壞消息

  也門四方內戰中,帶路黨薩利赫為何被胡塞武裝無情擊斃?

  本來在奪回首都薩那之後,他的計劃就是停止南下,而將精力集中於同胡塞武裝爭奪北也門控制權上

  現如今沙特大軍壓境,再搞內鬥的話,弄不好自己會同胡塞武裝一起死,但是假如繼續同胡塞武裝合作,那麼越打越強的胡塞武裝,早晚會徹底騎到自己頭上

  思考再三之後,薩利赫認為還是沙特的三十萬大軍更加危險,於是他捏著鼻子繼續同胡塞武裝合作對抗外敵

  但沙特的入侵雷聲大雨點小,長於裝備而短於戰鬥意誌的王爺軍們,在攻下了南部的幾個大城市以及海岸的狹長地帶之後,面對窩在北也門山地內的胡塞武裝踟躕不前

  而對沙特而言還有一個更壞的消息,阿聯酋此時已經不太願意再當沙特的小弟

  為了追求在遜尼派內部更大的話語權,阿聯酋開始放棄也門總統哈迪,暗中扶持南部獨立派同哈迪代表的也門政府展開內鬥也門四方內戰中,帶路黨薩利赫為何被胡塞武裝無情擊斃?

  2017年,南方過渡委員會宣布已經控制了前南也門的主要城市,並發表反對哈迪政府的自治宣言

  或許內鬥自始至終都是中東的傳統,在沙特因內部反水而停止進攻之後,獲得喘息之機的薩利赫與胡塞武裝都清楚,彼此之間的問題,也該劃上一個句號了

  作為在中東混跡了近半個世紀的老狐貍,薩利赫深知在中東不僅沒有永恒的盟友,甚至連短暫的盟友也未必存在

  當其與胡塞武裝在北也門站穩腳跟之後,到底由誰來組建新政府,成為了雙方之間的核心矛盾

  在連續打贏哈迪與沙特聯軍之後,胡塞武裝認為薩利赫已經不是他們的合作者了,胡塞武裝靠自己打下了北也門,自然也應該成為北也門之主

  2017年9月,占領了薩那的胡塞武裝開始繞過薩利赫,直接任命北也門臨時政權的多個要職

  薩利赫雖然在第一時間表示反對,但他突然發現,只有一部分過去共和國衛隊支持的自己,已經無法影響胡塞武裝的決定了也門四方內戰中,帶路黨薩利赫為何被胡塞武裝無情擊斃?

  這個關頭,薩利赫做了一個在我們看來意料之外,但在中東環境下無比正常的決定,再次向哈迪政府釋放善意,給沙特軍隊帶路,對胡塞武裝驅虎吞狼

  但這一次薩利赫的把戲落空了,胡塞武裝已經同薩利赫周旋了三十多年,這個老狐貍不可靠這件事,他們比誰都要清楚

  在薩利赫於2017年12月2日公開表示考慮倒向沙特的一瞬間,胡塞武裝二話不說,就挑起了同薩利赫支持者之間的全面衝突

  並且胡塞武裝非常清楚,他們的敵人,有且只有薩利赫一個人,兩天之後,潛伏在薩利赫宅邸附近的胡塞武裝部隊,當場擊斃了這位縱橫也門近半個世紀的一代梟雄

  也門的故事並沒有因薩利赫的死而畫上句號,薩利赫死後,胡塞武裝迅速掃清了薩利赫最後的支持者,從事實上統一了北也門

  五十年前弱小的南也門之所以能獨立,靠的就是在北方內戰時搶先一步結束亂局,而如今北方先於南方結束內戰,胡塞武裝是否能借機統一全國?也門的故事此刻仍在繼續,我們日後再見

分享到:
The End

发布于:2024-01-26,除非注明,否则均为G2頭條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